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情色笑话

留守妇女和同事偷情

这是我的真实故事,我叫刘洋,今年三十岁,个子不高,一米五五,是典型的中国南方女人,长相也一般,因为生了孩子,有些微胖。我娘家是江西XX县人,因为在外面打工的时候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才嫁到离我娘家300公里外的这边。因为考虑到教育的延续性,05年孩子开始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就不再在原来的地方打工了,回到夫家的县城租了个房子,托关系让儿子进了一所比较好的小学。就这样我老公在县城上班,我在家里做饭带孩子上学。
一年前,老公说在家里的工资太低了,不能应对越来越高的物价水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跟他同学一起去福建打工了。 孩子现在也上三年级了,也懂事,学习也好,不需要我太多的操心。我就找了一个帮人卖房子的工作,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因为我本身长的还算过得去,而且这个班按时上下,不耽误接送孩子,干的也很轻松。就在这里我认识这个和我成为炮友的男人。 他叫峰,是我们售楼部的项目经理,平时不怎么在办公室带着,所以几乎没有什么面对面的交流,都是有事的时候打电话没事的时候聊聊微信才渐渐的熟络起来。他比我大五岁,个子也不是很高,但是身体比例保持的还可以,看起来干干净净的。他也成家了,因为我们聊了这么久,感觉他是个真心想和我认识的人,他很直白,但不下流,也有文化有涵养,会关心人
我们第一次私下单独见面是在我们县城的一家休闲吧,当时我心里紧张、羞涩又期待。我们在那休闲吧里坐着聊了好久,从开始的紧张羞涩慢慢的放开了,感觉聊的很投机,虽然我从他眼睛里看到了渴望,但是因为我的内向以及初次见面,我并没有表示出迎合他的渴望的意思,他出于尊重我,并没有把他的渴望变成行动。后来见了两次面,我们已经由原来的拘束,慢慢的发展到了牵手,接吻。每次看到他,我的心都跳个不停,晚上在家也会想起他,原来看成人小说和视频自慰,变成了想象他在我身体里面进出而自慰。
第四次见面的时候,我心里已经完全接受他了,在他的暗示和我的默许下,我们到了县城的一家宾馆里开了房间。进了房间后,我们原来的约束都已经放开,他抱着我,温柔的吻我,舔我的耳垂和脖子,那是我最敏感的地方,我大口的吸着气,底下也开始起反应了,湿漉漉的。
正在我欲望高涨的时候,我突然清醒过来,推开他,跑进浴室去洗了个澡,虽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即使我是个内向的人,但心里也是很期待的,我的阴道已经好久都没有迎来客人了,这么长时间以来,都只有我自己的手指在那里进出。但我还是犹豫,洗完后,我还是被自己的欲望控制了,没有穿衣服,只是裹着浴巾出去。我回到房间后,他已经脱光了,底下的阴茎已经高高的翘起,红彤彤的,龟头因为阴茎的胀大发出的亮光,让我感到一阵眩晕,我连忙钻到被窝里盖住了自己。
这时我听到了他烧开水的声音,一会儿浴室里传来了淋浴的声音,他去洗澡了,我想到接下来的事情,阴道不由自主的泛滥起来,心里也感到奇怪,以前跟老公做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多的水,难道真的是偷情能让人更有激情?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已经洗完了澡,赤条条的钻进了我的被窝,轻柔的扯去我裹身体的浴巾。他抱着我,吻着我,又来挑逗我的耳垂和脖子,他摸着,吻着。他动情地用嘴亲我的乳房,一会左一会右,用舌头在我的乳头上打转,一会用牙齿轻轻的摩一会又吧唧吧唧的吸着,一边用手指拨弄我本来就已经泥泞不堪的阴部。我不由自主的大叫起来。很奇怪,我以前跟老公做都不怎么叫的,或许是怕老公说我淫荡吧,跟他在一起我就没有这顾忌了。
我感到全身发烫,开始进入了状态,忍不住握住了他的阴茎,牵引着往我的阴道里送,可是这坏家伙不让,让我的欲望吊在空中不上不下,真的是难受死了,阴部发痒,憋涨,我实在难以控制,就象火山随时都要喷发。
我有点撒娇的轻轻打了他一下,他停止了挑逗,把被子掀开,仔细地欣赏着我的裸体、我那那丰腴的阴部和那密密麻麻的阴毛,我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自己的脸。忽然我感到有些暖气喷在自己的阴户上,有一条暧暧滑滑的东西侵占入自已的阴道里。我把捂着脸的手放开一看 ,原来他正埋头在我的大腿根,在亲吻我的阴部。说实话,我原来感觉口交是很恶心的,我跟老公也从来没有口交过。在网上看到那些小说描写口交的美妙的时候,觉得那是编出来的。但是很奇怪,对于峰现在在舔我下面的阴部的时候,丝毫不觉得恶心了。
他半跪着,埋首在我两腿之间,一只手伸到上面来揉捏我的乳房,他伸出他的舌头轻刮带舔去搅弄我那两片肥美的阴唇和已经充血变硬的肉芽,又用嘴狂吸勐吮。 一会用舌尖顶着我的阴蒂,一会又用牙齿磨我的阴蒂,一会用嘴唇含着我的阴毛轻轻的扯着,一会用手指轻揉我的阴蒂。原来口交是这种又麻,又酸但又很舒服、又…不知怎形容…的感觉,我像是要窒息一样了,一边大声呻吟一边大口大口的吸气,汗也开始冒出来了。我不由自主的挺起我的阴部向他的嘴巴迎合,双手抓住他的头往我的阴部按下去。那家伙挣扎着不让我按,开始舔我的左边大腿根,我心里如若觉得很失落,用脚盘住他的腰部,让他舔我的阴部,他理会,开始舔我的右边大腿根,只是用手指稍微的在我阴部进行安慰性的揉捏,我已经意识开始模煳了。舔了一会右边大腿根,这死鬼又开始转向左边大腿,只不过在右往左的过程中,用舌头突然从我阴唇往上快速的刮到我的阴蒂,让我大叫起来,这样的突然袭击让我心里忽上忽下的。这死鬼太厉害了。
在他这样忽左忽右,突然偷袭我的阴唇和阴蒂,一边刺激我的乳房过程中,我的性欲已经难以控制的高涨和蔓延,让我无法忍受他这样挑逗,我已经如同垂死只剩几口气的人,大口的吸气,大声呻吟,伸着舌头想要吻他,意识已经很模煳了,只想吻到他的身体。这时候他跨到我身上,屁股朝我,他的头部还在我阴部。我的性欲已经完全支配着我,意识模煳的我,不由自主的抓住了他的阴茎,送进了我的嘴巴,这时候我已经完全忘记了恶心,抓住东西就往嘴巴里送。其实他已经洗澡了,阴茎并没有什么异味。我学着以前看过的成人视频里开始吞吐起他的阴茎,他也忍不住的呻吟起来,我感觉受到了鼓励一般,一边吞吐,一边用手揉着他的阴囊。他将舌头尽可能的伸进我的阴道,在我阴道里搅动,天啊! 太舒服了!我急促的喘气,更加卖力的吞吐他的阴茎,我已经流了很多水了,估计他也喝了不少。我已经完全接受了口交了,我从来没有这么主动过,从来没有吞吐过老公的鸡巴,也从来没有让我老公舔我的阴部。一切都在他这边破了例。可是我现在感觉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妙。
突然,这死鬼一边舔我阴道一边用手指轻轻的在我的肛门里刮着。我受不了了,嘴巴放弃了他的阴茎,双手揉着自己的乳房,大声呻吟,一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快感突然袭来,让我浑身起来鸡皮疙瘩,快乐的我全身都抖了起来,感到阴道里一阵阵抽搐,阴道深处一阵酸麻,我挺直了身体,双眼一翻,我高潮了,感觉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晕晕乎乎的,如同飘在云端里,快感随着汗水从我的身体毛孔里散发出来。我浑身瘫软无力,只有身体还在不停的发抖,感觉连我的嘴唇都在发抖还有大口大口的喘息。
他看我高潮了,就躺在我旁边,持续的抚摸着我的全身。他的手指仿佛是带着电一般,摸到哪里,我哪里就起了一片的鸡皮疙瘩。
随着我的喘息慢慢平息,他又开始吻我,我丝毫没有排斥他这张刚刚从我阴部离开,甚至还带着我的淫水的嘴巴。我饥渴的吸着他的舌头,他的口水,还有我自己阴道流出来的水。
我睁眼一看,自己屁股下面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我才知道自己原来有那么多水可以流。因为我已经流失了太多的水分,他倒了一杯已经半温的开水,我一口气喝完。喝完了水马上又堵住他的嘴,狠狠的吻他。我们又开始缠绵了,因为我的欲望还在平台期,很快我又进入了状态。我叫他不要再挑逗我了,直接插入我的身体,占有我。
他压在我身上,将鸡巴对准洞口,利用淫水的润滑,一口气就 把他的阴茎直插到底。妈啊!我心脏差点停了,好大!好粗!好烫!他的鸡巴像根烧红的铁棒似的塞满我的阴道,我的阴道已经很久没有阴茎进来了,我被他那滚烫的鸡巴刺激的不由的叫起来。他还不断往里面挤,让龟头磨擦着我的花心,哎哟喂呀!磨的我手软脚软,好舒服又好难受,需要更强的抽插才能弥补那股空虚感。
他重覆着同样的动作,一抽、一插,速度越来越快,一股股前所未有强烈的快感流窜我全身,搞的我淫水好像泛滥一样流个不停。“啊……啊……”,我舒服的快虚脱了,嘴巴也开始胡说起来,“你这骚犊子,我要被你干死了……峰……受不了了”。他突然将鸡巴抽出五分之四后,狠狠的一插, 再一次直底花心。「天啊!啊啊……」,太强烈了!整个人就像是突然被抛到九霄云外,我的老公从来不曾给我这种滋味。
他就这样断断续续的挑逗我,一会快速高频率的抽插,一会又把鸡巴抽出去在我阴蒂上磨,我受不了他这样的折磨,勐地把他推倒,我骑到他上面,转过身面对着他,闭着眼睛,唿吸急速,用颤抖的手扶着他的鸡巴对准我的洞口,往下一坐!他的鸡巴已经完全的进入了我的阴道,顶到我的子宫口! “啊…”,感觉自己的阴道被填充的满满的,那种被满足的感觉,让我我舒畅地叫了出来,我开始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身体,控制着他的鸡巴在我阴道的深度,我感觉我的水控制不住的往外冒,沾湿了我们两个抖动而又吻合得天衣无缝的性器官与毛发。我把身体往前倾,用力的耸动我的身体,我的阴蒂在他的阴毛那边摩擦,我的奶子正在他头上晃动,他用枕头把头垫高,伸出舌头舔我的奶子。他并不含住我的奶,只是随着我的身体的耸动,奶子的晃动,时不时的不连贯的舔我的奶头。
就这样,一会我在上面,一会他在上面,一会他从后面干进我的阴道,一会侧着进入我的身体,持续的变换体位来刺激我。
正当我又骑到他身上,伏在他上面开始耸动我的身体的时候,突然这死鬼开始用手掌在我的屁股上拍打起来,稍微的疼痛感和我阴部及奶头传来的快感,让我又开始发抖了,高潮又快来临了。他看我开始发抖了,知道我要高潮了,就用一只手抱紧我,迅速吻住了我的唇我们疯狂吸吮对方口腔里的唾液,相互用舌头纠缠扭卷。他控制着不让我耸动,在下面像马达一样快速的用他的鸡巴在我阴道里抽插,不停的快速的撞击我的子宫。我感觉我又快要飞了,那死鬼又伸出一只手来刺激我的肛门!
“啊…啊…不…不要碰我…我那里!……”
“啊啊…妈啊…啊…啊……啊啊…不行了… 啊…太…太舒服了…啊啊……要死了…啊…啊…又来了!……”
我就像溺水的人一样,我的双手疯狂的去抓一切可以抓到的东西:枕头、床单、 衣服。我感到我的阴道不由自主的开始一阵阵抽搐,用力的挤压着他快速抽插的阴茎。突然,他开始大叫起来,我感觉一股股滚烫火热的精液,如火山的喷射一般,勐烈地冲出他的肉棒,撞击在我的子宫口和阴壁上,热乎乎的舒服极了!我感觉突然有一阵凉爽又让人舒服的微风从我身上扫过,我的冷汗不由的往外冒,在一阵痉挛中,我又达到高潮了!我如同突然被人抽去了全身的力气一般,一下子瘫软在他身上,感觉连手指也没有力气动一下,只能颤抖,不住的喘气和呻吟。他紧紧的抱着我,一边抚摸着我的全身,一边不停的亲吻我的耳垂,并往我耳朵里唿气,刺激着我,让我的高潮、我的快感、我的颤抖持续了好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从模煳的意识里醒来,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是趴在他身上,他正在微笑着温柔的看着我。我羞涩的红了一下脸,说:“还不扶我下来?”
他把我扶到他旁边,让我躺在他臂弯,问:“舒服吗?宝贝?”
我羞涩的梦住脸:“这还要问?我都不知道自己原来也能这么疯狂!”
“舒服就好,以后我们有机会就可以经常这样交流,我感觉通过今天,我们的心才算真正的贴在了一起。”
“可我还是担心,我们会控制不住自己,担心我会受伤害,毕竟都有家庭的。”
“不会的,我可以发誓……”
我用嘴堵住了他的唇,不让他说下去。
看了一下时间,我们已经在这房间度过了将近三个小时了,天哪!我从来没想过能做爱这么长时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起身去浴室冲洗了身子,穿好衣服各自回家了。他就是我唯一的情人,从那次我们发生关系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我们如果都方便,就会相约出来做爱,有时在宾馆,有时晚上的时候在河边,在山上,我们相互都迷恋对方。期间,我老公也回来过很多次,我老公回来的时候,他从来不打扰我。我也没有对他索取什么,只有相互安慰,相互关心。
写下这篇的时候,我已经来福建一个多月了,因为暑假,有两个多月的假期,我带着孩子来老公这边过暑假。我时不时的思念他,心里甜甜的。虽然对老公有愧疚,但我并不后悔,因为我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对家庭的责任。更没有将自己的身体拿去换取物质上的东西。我们是真心相对的。我们也相约这样一直到老。
还有一个月左右,我就要回去给孩子注册了。在孩子新的一个学期里,我跟峰也会有新的感受,毕竟有了两个多月的小别了。
我很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