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性爱技巧

淫娃可可外传—轮姦记

经歷过三个月的时间,可可的下体终于回復过来,但这三个月的禁慾时间对
可可来说真的非常漫长,所以今天可可特別举办了一个派对来为自己庆祝。
可可分別约了阿勇、阿伟、阿华和家明于早上九点、九点十分、九点二十分
和九点三十分来到她家。
阿勇大约八点五十分就来到可可家,并发现大门沒有关好,只是虚掩着。他
进入可可的家,见客厅中沒有人,他将大门关上后就来到可可的睡房。
阿勇看到可可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在身边有很多假阳具和电动按摩棒,而
且还有一支电动按摩棒在阴道内转动。阿勇想,可可一定在高潮中睡着了,所以
就伸手去将电动按摩棒关掉,并拔出可可的阴道。
就在阿勇将电动按摩棒拔出来时,可可大声叫着:「阿勇!你在幹吗?」
「看你睡着了,便帮你将玩具收拾好……」
「什么啦!人家正在享受高潮,现在被你破坏了……你要怎样赔我?」
「这样呀……很简单……」阿勇一边说,一边将长裤脱掉,露出七吋长的阳
具。可可看见阿勇的阳具后,马上伸出右手去握住阳具不停地上下套弄着,而口
就不停地吸啜着阳具的龟头,而且还伸出舌尖在马眼上不停地舔弄。还好阿勇不
是第一次和可可交手,不然,精液不到五分钟就被可可吸了出来。
五分钟过后,可可还未感觉到阿勇有射精的感觉,就伸出左手去搓揉他的蛋
蛋,阿勇的蛋蛋真的很大,不然怎可能有那么多精液。可可在搓揉蛋蛋的同时,
指尖也不时在阿勇的股间扫荡,使阿勇感觉到很酸酸麻麻。
在可可双手刺激下,阿勇开始有射精的感觉,含在可可嘴里的阳具也变得更
硬更胀,此时正在搓揉着蛋蛋的左手中指突然往阿勇的肛门里插进去,中指插进
去后还在肛门内不停地顶,而且口也更用力地吸啜着。
阿勇双手用力抓实可可的头,使得阳具能插到喉咙深处,浓浓的精液从阿勇
龟头上的马眼喷出,经过喉咙直接落到可可的肚子里。可可好像还不够的样子,
握着阳具的手不停地快速套弄着,希望精液再次射出。
就在此时,门铃响起,可可叫阿勇先待在房内不要出来。可可来到门口,将
门打开,按门铃的人是阿伟。
阿伟看到全裸的可可站在门口,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可可伸手将阿伟牵进屋
内后就将门关上,门关上后,可可什么话都沒有说就蹲在地下,用口将阿伟的裤
鍊拉下来,并伸出右手在裤裆内摸索阳具的踪影。
阿伟的阳具只有四吋长,但却非常之粗,外形像根茄子一样。当阿伟的阳具
插入阴道内不需要抽插,只是在阴道口不停地转圈,女性就会得到奇妙的快感。
当可可右手摸到阳具的位置时,就马上将阳具从内裤中拿出来,此刻它很小
的缩在一起,可可就将大口将整根缩在一起的阳具放入口内,可可的舌头在阳具
外围不停地打转,在可可如此刺激下,阿伟的阳具慢慢挺起来。
可可还伸出双手沿着阿伟的肚皮慢慢来到他的胸膛上,可可的中指和食指夹
着阿伟的乳头不停地搓揉着,阿伟沒有想过一早来到可可家就能有如此的享受。
可可将头微微抬起,楚楚可怜的看着阿伟,阿伟看到如此的画面,加上可可
舌头不停地在马眼上舔弄,精液马上射进可可的口里。阿伟发射了大量精液,有
些还从可可的嘴角流了出来。
可可将嘴里的精液吞到肚里后就引领着阿伟来到自己的卧房,可可将房门打
开,阿伟看到阿勇坐在可可的床上感觉有点惊讶。
阿勇对着阿伟说:「阿伟,是否已经将新鲜的精液给了可可?」
阿伟:「是呀,大家都一样啦!」
阿勇:「淫娃就是不一样。」
可可:「什么淫娃,人家只是喜欢被幹。」
阿勇一边将身上的衣服脱掉,一边说:「好吧,那我来幹你。」
可可:「等一下吧,人还未到齐……今天你爱怎样幹就怎样幹。」说完,可
可就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果汁给阿勇和阿伟喝,并谈着大战黑肠的事。
说到一半,门铃再次响起,可可快速地走到客厅并将大门打开。这次来到可
可家的是阿华和家明,全部人终于都到齐了。
阿华和家明进到可可屋内,分別看到全裸的阿勇及半裸的阿伟站在可可的房
门。可可就坐到客厅的木椅上,双腿张开,露出湿润的淫穴并伸出舌头舔弄着自
己的上唇。
阿华和家明关起门后就往可可的方向走去,他们一边走,一边把自己的长裤
脱掉,可可看到两条半软半硬的阳具在眼前晃动,已经急不及待伸出双手想去握
住,但阿华和家明并沒有被可可握到他们的阳具。
家明来到可可的左边,拿着阳具不停地拍打可可的脸颊,而家明则来到可可
的前面半蹲在地上,将阳具放在乳沟中,跟可可乳交起来。可可伸出手想将阿华
的阳具抓住,但多次都不成功。
现在阿华准备再次用阳具拍打可可的脸颊时,可可将口将开,并转向阿华那
边。「啪」的一声,阳具拍打在可可的嘴边,可可将口张得更大,先将龟头含在
嘴里。
当阿华想将阳具从可可口中拔出来时,可可用力地吸吮着,此时阿勇对着大
家说:「大家看一下,这就是淫娃……只要阳具含在口中,精液不被吸出来是拔
不出来的。」可可不停地点着头,示意阿勇说得沒错。
阿华:「不会吧?我不信。」
阿勇:「不信的话大家看着吧!」
阿华双手握紧自己的阳具,想将阳具从可可的口中拔出来,但可可却更用力
吸吮着龟头,酸酸麻麻的感觉从下体传到大脑。阿华松开握着阳具的双手,转为
双手托着可可的头,希望能将可可的头住后推一点,但可可却在此时推开正在乳
交的家明,双手抱紧阿华的双腿,使得三分之二的阳具含在可可嘴里。
可可的头不停地在套弄着阿华的阳具,远看好像阿华幹着可可的嘴,实际却
是相反,是可可的嘴在幹着阿华的阳具。
正当家明享受着跟可可乳交时可可却将他推开。
此时家明的性慾快已达到顶点,他走到可可背面,左手握着阳具不停地敲打
着可可的头颅,右手拿可可的头髮包住整根阳具,不停地套弄着。
阿华已经忍受不了,精液快要从体内射出,此时可可双手一松,阿华整个人
即时往后退,灼热的精液从阿华的阳具射出,直接射到可可的面上,可可的眼、
鼻、嘴全是阿华的精液;同时在背后套弄着自己阳具的家明,也将精液射在可可
的头髮上,可可的整个头部都染有精液,画面真的很淫荡。
阿勇对着阿华说:「是吧?不射精,淫娃是不会松口的。」
阿华:「是的……淫娃的口技真的很好……」
可可伸出左手的中指,将脸上的精液往嘴里推。此时阿伟将可可抱起放在单
人沙发上,并将可可的双脚屈起按住,阿华就拿着麻绳将可可的双腿固定在沙发
的把手上,家明也拿着麻绳从椅开始沿着可可的乳房绕了几圈,不一会可可已经
紧紧地被固定在沙发上。
阿伟拿来眼罩并帮可可戴上,而阿勇则拿着一支双头阳具,吐了一些口水在
其中一边的龟头上就往可可的肛门插进去,而另外一头就往淫穴插入。淫娃可可
的下体不停地扭动着,好像在告诉大家假阳具还不够,需要大家一起幹她。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阿勇的阳具就变得非常硬,而且还感觉到很胀,所以阿
勇什么都不管,挺着阳具就往可可的淫穴插进去。由于可可的淫穴内已经有一支
假阳具,加上阿勇的,可可感觉到下体非常之饱胀。
在阿勇不停的冲击下,淫穴内的一头假阳具掉到体外,此时阿勇双手按着可
可的双乳更加用力地抽插着,当阳具退出时,可以看到淫水从淫穴渗出,而且阴
唇被幹到往外翻开。阿伟则张开双腿站在沙发的把手上,身体向前,双手压着可
可的头,阳具不停地幹着可可的嘴。
激烈的抽插过后,阿勇再次将精液射到可可的体内。射精过后阿勇虽然有点
累,但阳具还是坚挺得好像沒有射过一样。阿勇躺在地上闭起双眼,正在想今天
为什么自己的性能力那强,已然射了两次,阳具还那么硬。
阿伟从沙发上跳下来,双手扶着可可的腰,用力将她的臀部往前移一点,使
得肛门露在沙发前面。阿伟将双头阳具从可可的肛门拔出来,将假阳具对摺直接
插入可可的淫穴内。
可可即时大叫:「阿伟……不……好痛……」阿伟并沒有理会可可的要求,
用力一拍,将整支双头阳具插入淫穴里并将淫穴撑开,从外面可以清晰看到紫色
的双头阳具和可可粉红色的子宫口和阴道壁。
阿伟开始幹着可可的肛门,由于阴道已经被撑阔,所以肛门变得更紧、更加
难以插入,阿伟试过多次也只插入了龟头,大部份的阳具还露在外面。阿伟再用
力一顶,整根阳具终于插入可可的肛门内,而可可也发出惨叫,而且面容非常之
痛苦。
阳具虽然已经插入肛门内,但肛门内非常之狭窄,阿伟需要很大的力度才能
开始抽插。一下一下,慢慢开始顺畅,血丝从可可的肛门流出来,有了鲜血的润
滑,阿伟当然越插越顺畅,在阿伟疯狂的抽插下,可可的样子慢慢由痛苦变为享
受。
最后,浓浓的精液往可可的直肠射出,阿伟将阳具拔出,精液混着血丝从肛
门内慢慢流出来。
大家对可可的凌辱还沒有停止,躺在地上的阿勇对可可说:阿勇:「淫娃你
看,肉棒还那么硬,怎么办?」
可可:「硬的话,我帮你弄出来吧!」
阿勇:「淫娃,你要怎样弄?」
可可:「等一下我用我的淫穴夹出来好吗?」
阿勇:「当然好。阿华,家明,将可可解开。」
听后,阿华和家明各自拿出一把刀,将绑在沙发上的麻绳割开,割开后他们
用力一推可可的头,使得可可跌在地上。
此时阿勇命令可可:「淫娃,给我爬过来!」可可好像狗一样,一步一步往
阿勇身边爬过去。
当可可爬到阿勇的身边时,阿勇说:「淫娃,舔一下我的肉棒和蛋蛋。」可
可伸出舌头,一下一下地舔弄着阿勇的蛋蛋,再从蛋蛋一路往上舔,当舔到龟头
时,可可感觉到阿勇今天的肉棒比以前特別大,而且蛋蛋还特別胀,不知是否今
天早上自己偷偷在阿勇的果汁内加了一些春药有关。可可并沒有再想太多,继续
专心地舔弄着阿勇的肉棒。
正当可可专心地舔着阿勇的肉棒时,突然感觉到肛门被异物插入,正当可可
想转头去看是被什么东西插入时,阿勇弯起腰,双手按着可可的头,并命令着可
可:「淫娃,不要看,将整支肉棒含进嘴里!」可可只有将口张到最大,盡量把
阿勇的肉棒含到嘴里,龟头已经顶到喉咙。
此时可可听到大家的对话。
阿勇:「家明,是否已经将整根玉米插入淫娃的肛门内?」
家明:「是呀,我拔出来给你看一下。」
阿勇:「不用,等一下幹完了,拔出来给淫娃吃吧!」
阿华和家明分別来到可可的左边和右边,伸出双手分別扶着可可的脖子和大
腿,并将可可整个人抱起,将淫穴对准阿勇挺硬的肉棒,用力地插进去。插进去
后,阿华和家明用力按着可可的肩膀,使得淫穴和肉棒之间沒有丝毫间隙。
阿勇用力向上一挺,肉棒就已经顶到子宫口,阿勇将肉棒在淫穴内慢慢旋转
着,子宫口在受到刺激后慢慢张开,由于肛门内有玉米插入,所以当子宫口扩张
了一些后就被玉米顶住。
阿勇抱紧可可,使可可的乳房紧贴着自己的胸膛,他停止了转动,改为快速
地抽插着可可的淫穴。由于淫穴和肛门同时受到刺激,可可很快就达到了高潮,
淫水不停从淫穴内流出,而玉米也因为阿勇的冲击而从肛门滑了出来。
家明看到玉米已经滑了出来,立即来到可可后面,并将自己的阳具插入肛门
内。可可嘴里也含着阿华的阳具,全身上下同时受到不同程度的刺激,高潮的感
觉不停地传到可可的身上。
高潮的感觉一次比一次强烈,可可终于受不了,整个人软软的瘫痪在阿勇身
上,但他们并沒有停止抽插。
半小时过去,家明将在肛门内的阳具拔出,把精液射到可可的背上;而阿华
也将阳具从可可的嘴里拔出,把精液射到可可的脸上。由于受到春药的影响,阿
勇并沒有射精的感觉,而可可就已经连续四小时沒有停下来,不停被他们幹着。
就在此时电话响起,可可将阿勇推开,来到客厅接起了电话,「喂……请问
找谁?」可可喘着气说。
家琪:「可可,是我,家琪呀!」
可可:「家琪……你找我有什么事?」
家琪:「沒有呀,不是说好今天来你家玩,你忘记了吗?」
可可:「呀……我真的忙记了……」
此时阿勇已经来到可可身边,并将可可的右脚举高,扶着七吋长、表面佈满
血管的阳具插入可可的阴道内。
可可:「呀……呀呀……家琪,等一下……呀……」可可对着阿勇说:「等
一下吧……呀……等我说完电话再插进来……呀……呀……」阿勇并沒有听可可
的话,只是继续用力地幹着可可。
可可:「喂……呀呀……家琪……」
家琪:「可可,你沒什么事吧?你在……」
可可:「你……呀……呀……应该想到吧……呀呀……」
家琪:「阿勇正在幹你?」
可可:「是呀……那等一下再谈吧……呀……呀……」说完就将电话挂掉。
这时可可已经来到窗边,双手举起按在玻璃窗上,臀部翘起来,阿勇双手按
住可可的臀部,大家都可以看到闪闪发亮的阳具在淫穴里不停地抽插着。
可可真的受不了了,发出可怜的声缐:「阿勇……我真的受不了……停一下
吧……」
阿勇:「你是淫娃……怎可能停……」
可可的声音越来越小:「阿勇……阿勇……」阿勇好像受到什么刺激似的,
双手用力拉着可可的头髮,使劲地抽插着。
在激烈的抽插过后,阿勇停止了动作,阳具从淫穴中滑了出来,大量精液沿
着大腿流到地上,可可全身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完】